circumvention-tools-zh

简介

1948年12月10日,《世界人权宣言》的通过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黎巴嫩学者查理斯·哈比卜·马利克向参会代表做了如下描述:

联合国的每个会员均已庄严承诺实现对人权的尊重和遵守。但是,无论是在《宪章》里还是在其他任何国际条约中,这些权利究竟明确地是哪些我们之前却从未讲过。这是人权和基本自由的原则第一次权威性地和精确细致地被阐述出来。现在我知道了我的政府承诺促进、实现和遵守的是什么。……我可以鼓动反对我的政府,并且如果她不履行她的承诺,我将得到和感受到整个世界的精神支持。

《世界人权宣言》在第19条所述的基本权利之一就是言论自由的权利:

每个人都有见解和表达自由的权利;这个权利包括坚持主张不受干涉及通过任一媒介且无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信息和观点的自由。

当这些话六十年前被写入时,没人想象到全球互联网现象将怎样扩大人们“寻求、接受和传递信息”的能力,不仅跨越了边界,而且以惊人的速度和可复制、编辑、处理、重组的形式,通过与1948年可用的传播媒介根本不同的方式与或大或小的观众共享。

比想象中更多的信息在更多的地方

互联网上的东西及其适用的地方在过去几年中难以置信的增长产生了这样的效果,使得人类知识和活动中难以想象的庞大部分突然出现在了意想不到的地方:一个偏僻小山村里的医院、你12岁孩子的卧室、你向你最亲密的同事展示将使你超越竞争对手的新产品设计的会议室、你祖母的房子。

在所有这些地方,与世界连接的可能性开辟了许多改善人们生活的极好机会。当你在度假时得了一种罕见的疾病,偏僻山村的医院可通过将你的检测结果发给首都甚至另一个国家的医疗专家来挽救你的生命;你12岁的孩子可以研究她的学校项目或与其他国家的孩子交朋友;你可以同时向分布全世界的办事处的高层管理者展示你的新产品设计,他们可以帮助你改进它;你的祖母可以通过电子邮件及时发送给你她特殊的苹果派食谱,以便你今晚烤它做餐后甜点。

但是,互联网并不只包含相关和有用的教育信息、友谊和苹果派。就像世界本身一样,它庞大、复杂,且经常吓人。它对恶意、贪婪、不择手段、不诚实或仅粗鲁的人可用就像对你和你12岁的孩子及你的祖母一样。

并不是每个人都想让整个世界加入

随着互联网上反映出的人性所有的最好面和最坏面,以及某些种类的欺诈和骚扰通过技术更容易实施,任何人都不会感到惊讶互联网在增长的同时伴随着控制人们如何使用它的努力。这些努力有很多不同的动机。目标包括:

·       保护孩子远离被认为不适当的资料,或者限制他们与可能伤害他们的人接触。

·       减少通过电子邮件或在网上的不必要的商业邀请的泛滥。

·       控制任一使用者在同一时间能访问的数据流的大小。

·       防止雇员分享被认为是其雇主财产的信息,或者防止其为个人活动利用其工作时间或雇主的技术资源。

·       限制对在特定管辖区内(如一个国家或一个类似学校的组织)禁止或规管的资料或在线活动的访问,如明显的色情或暴力资料、药物或酒精、赌博和卖淫,以及被认为是危险的有关宗教、政治或者其他团体或观点的信息。

其中一些关注点包括允许人们控制他们自己的互联网行为(如让人们使用垃圾邮件过滤工具阻止垃圾邮件被投递到他们自己的电子邮件账户),但另一些关注点则包括限制他人能怎样使用互联网以及他们能和不能访问什么。当访问被限的人不同意这种封锁是合适的或符合他们利益的时,后一种情况导致了重大的冲突和分歧。

谁在过滤或封锁互联网?

尝试限制特定人使用互联网的人士和机构的种类就如同其目的一样多样。他们包括父母、学校、商业公司、网吧经营者或互联网服务提供商(ISPs),以及各级政府。

互联网控制的极端情形是当一个国家的政府尝试限制其所有国民使用互联网访问所有种类的信息或与外部世界自由共享信息的活动。网络公开倡议(http://opennet.net)的研究已列明了国家对其公民上网过滤和封锁的许多方式。这包括实行无孔不入的过滤政策的国家,其被发现定期封锁对挑战现状或者被视为有威胁的或不良的人权组织、新闻、博客和网络服务的访问。其他国家封锁对某一种互联网内容的访问,或者间歇性地封锁特定的网站或网络服务以配合战略事件,比如选举或公共示威。即使一般对言论自由有力保护的国家有时也尝试限制或监控与抑制色情、所谓仇恨言论、恐怖主义和其他犯罪活动、泄露军事或外交通信、违反著作权法有关的互联网使用。

过滤导致监控

任一这些官方或民间团体也可能使用各种技术监控他们关心的人的互联网活动,从而确保他们限制的尝试是有效的。这个范围从父母透过孩子的肩膀或查看孩子电脑上访问了什么网站,到公司监控雇员的电子邮件,到法律执行机构从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处要求信息或者甚而查封你家中的电脑以寻找你参与了“不良”活动的证据。

何时审查?

根据谁限制对互联网的访问和/或监控其使用,以及访问被限的人的判断,几乎任一这些目标和任一用来实现其的方法都可能被视为是合法必要的或是不可接受的审查和对基本人权的侵犯。一个十几岁的男孩,他的学校封锁其访问他最喜欢的网络游戏或像Facebook类的社交网站,他感觉他的个人自由被削减了,丝毫不亚于其政府阻止其阅读有关政治反对派的网络报纸的那些人。

到底是谁封锁了我对互联网的访问?

谁能在任何给定的国家内在任何给定的电脑上限制访问取决于谁有能力控制技术基础设施的特定部分。这种控制可能基于合法建立的关系或要求,或者基于政府或其他机构的能力,从而迫使合法控制技术基础设施的主体依从封锁、过滤或收集信息的要求。国际互联网基础设施的许多部分是由政府或政府控制的机构控制的,他们可能按照或不按照当地的法律主张控制。

过滤或封锁部分互联网可能出重手或者很轻,可能明确规定或者几乎看不见。一些国家公开承认封锁并发布封锁标准,同时将被封锁的网站代之以说明信息。其他国家没有明确的标准,有时依靠非正式的理解和不确定地迫使互联网服务提供商进行过滤。在一些地方,过滤被伪装成技术故障,且当封锁是故意时政府并不公开承担责任或确认。即使是在同一国家并遵守相同法规的不同网络运营商也可能会因为谨慎、技术无知或商业竞争而采用完全不同的方式执行过滤。

在从个人到国家各级可能的过滤中,封锁恰被认为不良的访问的技术困难可能有意想不到的且往往是可笑的结果。意在封锁色情资料的“家庭友善”过滤阻止了对有用健康信息的访问。封锁垃圾邮件的尝试可能过滤掉重要的商业信函。封锁对特定新闻网站访问的尝试同样可能切断教育资源。

存在哪些方法绕过过滤?

就如同一些个人、企业和政府将互联网视为危险信息的来源之一而必须受到控制一样,许多个人和团体正努力确保互联网及其上的信息能被每个需要它的人自由使用。这些人像寻求控制互联网的那些人一样有许多不同的动机。然而,对那些互联网访问被限制和想要做一些事情的人来说,这些工具是否由一些想要和女朋友聊天、写一份政治宣言或发送垃圾邮件的人开发可能并不重要。有来自商业、非营利和志愿者团体的大量资源致力于开发工具和技术绕过互联网审查,产生了大量绕过互联网过滤的方法。总的来说,这些被称为绕行方法,且其范围能从简单的解决方法、保护途径到复杂的计算机程序。然而,它们几乎都以大致相同的方式工作。它们指示你的网络浏览器通过一个被称为代理的中介计算机进行迂回,其:

• 被设置在不受互联网审查的某处

• 并未封锁你的位置

• 知道如何为像你一样的用户获取和回馈内容 


 

什么是使用绕行工具的风险?

只有你,想绕过你的网络访问限制的人,能决定访问你想要的信息是否有重大风险,也只有你能觉得受益是否超过风险。可能没有法律明确地禁止你想要的信息或者访问它这一行为。另一方面,缺乏法律制裁并不意味你没有冒着其他后果的风险,如骚扰、失去工作或者更坏的结果。 

下面的章节讨论互联网是如何工作的,描述了各种形式的网络审查,并详细说明大量可以帮助你绕开这些言论自由障碍物的工具和技术。关于数字隐私和安全的首要问题的思考贯穿全书,从基本开始,然后在结束前,为那些想帮助他人绕过网络审查的网站管理员和电脑专家用一个简短的章节,讨论一些复杂的话题。